王胜利保险网

华夏人寿
保险岛钻石顾问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微站

首页>保险资讯>泛鑫美女高管认罪但不认罪名 当庭极力维护同案男友

泛鑫美女高管认罪但不认罪名 当庭极力维护同案男友

2020-03-07 15:07:45 分类:保险知识    

  东方网7月11日消息:据《新闻晨报》报道,昨天,泛鑫公司美女高管陈怡涉嫌集资诈骗案在一中院开庭审理,与陈怡一起走上被告席的还有同其一起出逃的恋人、泛鑫公司顾问江杰。庭审中,被告人陈怡对犯罪的事实过程没有异议,但对罪名有异议,认为自己不是诈骗,是职务侵占。同案被告人江杰认为罪名的指控与事实不相符。

  证据显示,泛鑫保险(放心保)销售自制的固定收益理财协议,把分期缴纳变成一次性缴纳、高额佣金、佣金再投保等,形成连环套,迅速做大保费规模,套取保险公司资金,期间,泛鑫共向4433人推销上述虚假的保险理财产品计人民币13亿余元,并利用上述手续费返还方式套取资金10亿余元;至案发,造成3000多名被害人实际损失8亿余元。

  致3000受害人实际损失8亿

  从保险销售员到泛鑫公司员工、最终控制泛鑫公司,在不到十年时间内,美女高管陈怡完成了自己的“华丽”转身。

  今年35岁的陈怡原是太平洋安泰(现建信人寿)的保险代理人,2009年与谭某等人以挂靠的形式加盟了泛鑫,随后陈怡成为泛鑫实际控制人,此后又成为浙江两家保险代理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成为业内有名的美女高管。

  昨天9时30分,陈怡低头走上法庭,曾经飘逸的长发如今换成了一头短发。同时被带上法庭的江杰则显得有些紧张,戴着眼镜,虽人到中年仍透着一股子书生气息。在庭审过程中,两人并没有看过对方。

  49岁的江杰原是光大永明人寿分管中介的总经理助理及光大永明浙江分公司负责人,2012年由陈怡引进到泛鑫公司,负责战略运营工作。

  检察机关在起诉书中指控,2010年1月至2012年12月,陈怡分别伙同被告人江杰和谭睿(另案处理)以挂靠、收购等方式先后实际控制了泛鑫保险、浙江永力保险代理有限公司湖州分公司(以下简称:浙江永力)和杭州中海盛邦保险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海盛邦)。陈怡还与谭睿合谋,将保险公司的20年期寿险产品虚构成年收益10%左右的1年至3年期保险理财产品,骗取投资人资金,并将骗得的资金谎称为泛鑫保险代理销售的20年寿险产品的保费,通过保险公司手续费返还的方式套现。

  2010年2月至2013年7月,陈怡、江杰先后以泛鑫保险、浙江永力和中海盛邦名义,与昆仑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和浙江分公司、幸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和浙江分公司等多家保险公司签订了销售保险产品的代理协议,并招聘400多名保险代理人在江、浙、沪等地向4433人推销上述虚假的保险理财产品计人民币13亿余元,并利用上述手续费返还方式套取资金10亿余元;至案发,造成3000多名被害人实际损失8亿余元。

  2013年7月28日,陈怡、江杰在将4999.8万元港币转至香港后,携带83万余欧元等巨额现金和首饰、奢侈品等财物潜逃境外。

  检察机关认为,陈怡、江杰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特别巨大并且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其行为均触犯了《刑法》,应以集资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

  对罪名提异议,当庭极力维护“男友”

  法庭上,陈怡对被指控的犯罪事实并没有异议,但认为自己的行为只是侵占了公司财物,应构成职务侵占罪。对于长线短做的营销模式,她认为并非蓄意诈骗,而是希望通过引进风投、上市等方式补上资金漏洞。江杰则认为罪名的指控与事实不相符。

  庭审中,陈怡极力维护男友江杰,将责任统统揽在自己身上,一再强调,江杰对公司长险短做的业务并不知情。

  据悉,2012年,江杰被陈怡以百万年薪招募进了泛鑫,担任顾问一职,负责战略和运营。按照陈怡的说法,最初,她将江杰招进公司是为了使公司的制度更为规范,并希望江杰能为公司找来风投。对于公司的实际运营情况以及公司销售了巨额虚假保险理财产品的事情,陈怡称,为了不让江杰担心,一直对其隐瞒。直到2013年6月,在无法隐瞒的情况下,江杰才知道公司销售虚假保险理财产品的事情。

  江杰辩称,自己有多年的行业经验,如果可以预见到公司资金会断裂,不会加入泛鑫。“我一直在做上市的规划,如果知道是这种模式,我也不会花费这么长时间做无用功。”江杰说,知道实情后,自己立即召开了会议,要求停止公司所有的理财业务。

  江杰同时表示,泛鑫理财业务是他进公司前一直有的,他除工资外从没拿过其中的任何利润。

  对于有计划出逃,陈怡也将责任全部揽在了自己身上,称是其计划好后鼓动江杰与其一起出逃。对此江杰称,是在知道公司实情后感觉事业受挫,而且当时正与妻子闹离婚,家庭不幸福。这使他产生了逃避现实的想法,而且他与陈怡感情非常好,在陈的一再坚持下他拗不过。

  长线短做,折分理财产品出售

  据悉,泛鑫作为保险代理公司,主要通过帮助保险公司卖保险来收取佣金。陈怡在庭上承认,介绍客户1万元的保费,泛鑫可以拿到110%的佣金,也就是1.1万元。陈怡表示,只有投保的第一年保险公司才会给这么高的佣金,20年期的保险可以拿到的全部佣金不到两万,保险公司赚的是长期的钱。于是,谭某和陈怡开始在暗地里操作不合法的业务,将20年期的保险长险短做,拆分成1至3年的理财产品卖给客户。

  客户由代理人直接寻找,大多都是代理人的亲戚朋友,代理人与客户在销售过程中达成口头或书面协议。2012年6月之前,泛鑫将投保费的70%-80%给予代理人,但是其需要承担到期支付客户本息的职责,所以只有找到更多的客户才能完成任务。当发生代理人离职或没有新的保单时,亏损直接转嫁给了公司。2012年6月之后,泛鑫针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改革,公司支付20%的佣金给代理人,并承担支付客户本金的职责,代理人只需支付客户的利息。也是从改革之后,公司所有的收入都交给了陈怡。陈怡的9张银行卡中,进出资金总额达到7.7亿元。

  2013年6月,资金链断裂,公司账面上出现了六七千万的漏洞,陈怡开始准备出逃。陈怡通过套现,带走泛鑫公司5000余万元。并通过地下钱庄,将钱转入江杰在境外开设的账户。

  法院将择日对该案进行宣判。

相关资讯